— 啜饮风雅入腹 —

【裘杰】-生病请就医。-我不!

*OOC预警(主要是杰克

整体……比较谜……

非要说大概就是和标题一样的谜法。


 裘克最近有点感冒,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要知道,监管者某种程度上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体质强得很,所以说啊,能让裘克感冒,这病起码得是个流感。

 嗤,不过是个感冒而已,有什么大不了。面对无处宣泄父爱只好疯狂地对生病的同事表示关怀的空巢老父亲里奥和(前)猎场热心巡守班恩的挽留,裘克嗤笑一声,用完早餐就直接把他们俩甩在了脑后,揉揉鼻子满不在乎地戴上了面具,提起火箭筒就要出门去。

 就在他半边身子都走出了门外时,他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一只手大力抓住了——是班恩。

 “老鹿?你又干嘛?”

 班恩摇了摇头,侧身让出了一个位置,让里奥挤了过来。这家伙刚才被瓦尔莱塔拖去帮忙洗碗,此刻连橡胶手套都还没摘,正滴滴答答往下落水。他看着裘克,就像看着一个生了病还不肯听话乖乖待在家里休息,非要出去打球的叛逆小孩,不放心地问:“你确定你能正常发挥吗?”

 班恩也跟着“呜呜”了几声:「不会失常到杀一放三吧?」

 裘克面具下的脸青筋一跳,怒道:“可去你们的吧!我好得很!”他说完一把拍掉班恩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然后示威似的举起火箭筒摆了一个健美先生的经典造型,“看见了吗?我!没!病!”

 班恩:“……”

 其实你这个样子就已经很有病了。

 三人又纠缠了好一会,直到瓦尔莱塔小姐忍无可忍出来把里奥和班恩全都推到了厨房和她一起洗碗,裘克这才真正出门了。

 另一边厢,二楼正在打理爪子的杰克从窗外看到了他的背影,忍不住笑了出来。

 一摇一摆,看起来就不太清醒,他想。而且恰好是阴天……

 杰克戴好爪子,神秘莫测地微微一笑。

 今天要送回去的家伙都挺好对付的,裘克没有费多大的功夫就把对方的园丁绑上了火箭椅。

 拆拆拆,拆什么拆!你们不是要逃吗?拆椅子有什么用,把庄园拆了啊!裘克气得磨牙根,一直在椅子旁守到她飞走了才去找下一个目标。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四周似乎起雾了。裘克紧紧地盯着尚在视野内的律师,跟着他绕了几个弯,蓦地发现他的背影越发模糊了。

 嘶……莫非是真的病了?怎么感觉步子迈得越来越费劲了,手臂也沉重得像灌了铅……背上也——卧槽,杰克!

 “你他妈趴我身上多久了?!居然还换了白纹大触!”

 “不换的话用那个铁爪箍着你我还怎么做到不被你发现啊哈哈哈哈!”

……

 成功和同伴会和的律师弗雷迪:“那边两个监管者打起来了!趁现在快解密码!!”

 艾米丽:“好好…等一下,‘两个’监管者是怎么回事??”

……

 最后?最后就像班恩预测的那样,杀一放三啊。

 至于回去之后裘克被里奥和瓦尔莱塔抓住,绑在床上养了整整三天的病那就是后话了。


评论(6)
热度(218)

2018-04-26

218